以确保工作人员和设备能在紧急情况发生时

2020-06-20 04:41

贾方义:如果说没有漏油,你的飞机和监控船看没看到大量的油污到岸?所以他们的这些说法,至少我感觉是不够公正的。

今年2月,国家海洋局同意康菲石油公司逐步实施恢复生产的相关作业,人们以为蓬莱19-3油田漏油事故终于划上了一个句号。然而山东砣矶岛村民王忠国昨天在接受中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表示,附近海域再次出现油污。

今天的漏油事件是否会再度对自己的养殖收入带来影响,是王忠国现在最担忧的,他说,2011年康菲漏油最严重的时候,他们养殖的海贝,当时不管是小苗、中苗,还是大苗,一连三年到今年,基本上95%全部毁灭。渔业也受到了重创,但是鱼虾是活的,污染了以后它们跑到了别的地方。

在2012年,中海油研究总院为项目编制的环境保护报告中就曾指出,蓬莱19-3油田的油污已经全部清理,而且周边海域的海水指标也均达标。而村民王忠国却说,半个月前,他首次看到了附近海面上漂浮的零零点点的油污,当时并不多,现在情况已经大不相同。

王忠国:他们消灭了一个海滩的油污,还有一个海滩的油污重要的地方正在燃烧,轻的地方正在拍摄。

康菲石油给记者发来声明则表示:蓬莱19-3油田并没有发生新的溢油。作为正常作业的一部分,康菲中国船只会在渤海湾内活动。为确保安全,康菲中国还会定期开展常规应急演习,以确保工作人员和设备能在紧急情况发生时,迅速做出反应。这些常规演习会包括部署一些溢油围控设备。

王忠国:我们养殖业是固定在一个海滩上,挪不走,所以我们的损失惨重,三年颗粒无收。

贾方义:如果要公正的话,让渔民带着这些油污的东西和法学专家、媒体、政府共同来开一个见面会,由有关方面来进行鉴定,让证据放在阳光下,证明是什么地方污染、哪个油田污染了,哪个油田来赔偿。也可以澄清康菲复产以后没有给渤海湾造成污染,只有这种做法,在法律上才是有说服力的。

就在采访的过程中,贾方义匆匆挂断电话,告诉记者,当地镇政府已经派人开始消除证据。村民王忠国随后表示:

贾方义:有大量的油污颗粒又到达了砣矶岛岸边,并且还有渔网上拉出了很多油,而且海上也发现了像康菲的搜油船后面拖着大油毡,这样一来,很多渔民就一片哗然。

一直为渔民打官司的北京华城律师事务所的贾方义律师对记者说:他从当地渔民那里了解到,近日,当地三个村庄的数十名村民都不同程度地发现康菲公司的搜油船拖着“一长串油毡在海上活动”。

但在今年3月20日,康菲中国并没有进行任何常规演习,同时向公众确认,期间康菲中国也没有部署过任何溢油围控设备。对此,贾方义表示并不认同:

从法律角度,证据才是能够判断是非与否的根本,所以,贾方义建议:

王忠国:4月8日晚上刮了一场西南风,我们村南海岸就出现了大量油污。得知这个情况之后,我就拍摄下来发给了律师。我们村环海,后来我看到东海岸、北海岸一看,出现的油污比南海岸要严重得多。

贾方义:不管是怀疑康菲油田漏油也好,其他油田污染也好,首先渔民应该得到赔偿,这里受到了污染,而砣矶岛那个地方离19-3油田只有39海里,原来本身就是康菲漏油受害非常严重的岛屿。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1年6月,蓬莱19-3油田发生溢油事故,840平方公里海域水质被污染,附近养殖场的鱼虾大量死亡。事故发生不到两年,浮冰刚刚融化的渤海上又一次出现漂浮的油污。山东渔民发现,康菲公司搜油船的身影再次出现,渔民怀疑康菲公司是这次漏油的元凶。